服务热线:

新闻动态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关东往事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/08/20

第二天一早,道里区来了两个警察,是开着车来的,魏局长带着马天阳还有那两个警员来到了关押林平的住处。林平戴着手铐、脚镣正坐在房间的角落里。他是穿着单衣被捕的,此时也没有加衣,单衣早已在行刑时被打得破烂不堪了。

两个警察护送林平上了车。魏局长的车也开了过来,他冲马天阳使了个眼色,一起上了车。小张随在后面也上了车,这次小张并没笑,一脸严肃。

魏局长的车带队,后面的车跟上,一起驶出了警局。出城时,马天阳看到城门一带多了一些警察的身影,这些警察他大都认识,都是道里区的警察。

城门岗哨由日本人把守,负责审查进出城的人员和车辆,魏局长把一张盖有警局大印的证明交给马天阳道:下去和他们说,我们要去城外执行犯人。

车疯了似的往前跑去,马天阳看到后面那辆车也紧随其后。车一出城,马天阳的心就狂跳不止。已经接近胜利了。他的目光向远处眺望着,希望能看到接应的抗联队伍。

前方有几个戴着皮帽子穿着大衣的人,不紧不慢地在路上转悠,警车路过他们身边时,他们连多看一眼都没有,而是盯着城里的方向。

再往前走,他就看到了几个人站在一个土坎下,有两辆马拉爬犁停在路边。这是小杨告诉他的接应人,一个人举着鞭子,鞭子上缠上红布,他说:魏局长这就是了。

后面的两个警察马上把林平扶出车门,马天阳冲拿着鞭子的人走过去,叫了一声:是抗联的同志吧。

那人甩了下鞭子,这是他们接头暗号。马天阳过去,举鞭子的人说:快上爬犁。魏局长、马天阳和小张上了爬犁。又举了一下鞭子,在空中甩出一声脆响,马便拉着爬犁,箭一样地向前蹿去。

赶爬犁的人说:别怕,我们的人在掩护。马天阳想到了那几个戴皮帽子的人,想必就是掩护他们的抗联战士了。

爬犁很快驶进了山沟,爬犁就停了下来,前面出现了一群人,他们一起向爬犁围过来。马天阳在人群中看到了陈书记,他戴着狗皮帽子,胸前别了两把枪,他成了抗联游击队的指挥员。

另一个人一把抱住魏局长,叫了一声:老魏,可想死你了。魏局长和那人拥抱着。有几个游击队员过来,把林平书记抬下爬犁,他们来到了抗联的住地。

马天阳这才知道,魏局长早就是抗联的内线,小张就是他的联络员,刚才和他拥抱的那个人姓程,陈书记是这个支队的政委。

魏局长像回到家里一样,那个拥抱。马天阳看到了站在人群后的小张,握住小张的手,小张咧嘴冲他笑了笑。

这次营救林平书记,抗联支队损失了一个小分队,还有一些道里区警局的人。原来魏局长早就安排好,带着道里区警局的人一同出来了。

过了大半天,道里警局的人,在抗联人员带领下陆陆续续地赶到了抗联支队。第二天,林平书记就被上级接走了。

明天开始连载《说句心里话》,这是一本心血管知识科普故事书。主任医师程蕾蕾,跟您分享行医20余年的动人故事。

贫血人群为什么要格外警惕心脏病?it男为什么是心脏科医生眼里的红灯人群?高血压突变低血压,这种情况更凶险?反复发作胸闷胸痛,为什么做冠状动脉造影和ct都查不出问题?这些问题,你都可以在书中找到答案。敬请关注!

!-- 3275:【新版】末屏大旗帜 类型:固定广告位 尺寸:620x315 --

上一篇:断情七绝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: